登录/注册
分享到

江淮汽车经营业绩多处受质疑 2019年或许更艰难

2019-06-215656浏览

年报数据多处交代不清,接到监管部门超过2000字的问询函,至少说明江淮的经营质量确实出现了问题。

时隔近一月时间,江淮汽车终于在6月19日向上海证券交易所(下称“上证所)提交了此前要求出具的数据和说明。

5月24日,上证所向江淮汽车下达了《关于安徽江淮汽车集团股份有限公司2018年年度报告的事后审核问询函》,问询函超过2000字,要求江淮汽车披露,报告期内乘用车业务毛利率大幅下滑的主要原因,以及坏账损失同比大幅增长的具体原因。

000001.png

坏账损失同比大幅增长

年报披露:2018年江淮汽车实现归母净利润-7.86 亿元,同比下降282.02%;扣非后净利润-18.77 亿元,同比下降1,915.50%。报告期内发生资产减值损失8.81 亿元,同比增长125.36%。其中,坏账损失3.77 亿元,同比增长65.45%。对此上证所要求江淮汽车出具坏账损失的相关信息和背景资料。

江淮回复表示: 2018 年其公司坏账损失 3.77 亿元,其中:应收账款坏账损失 3.74 亿元,占坏账损失总额的 99.21%,且较 2017 年增加 1.93 亿元;单项金额重大和账龄组合应收账款计提坏账损失共计 3.63 亿元,占坏账损失总额的 96.46%,且较 2017年增加 1.33 亿元。由此可见,2018 年应收账款计提坏账损失金额较大是公司本年度坏账损失同比大幅增长的主要原因,且其增加主要体现在单项金额重大和账龄组合应收账款计提的坏账损失金额较大。


随着公司应收账款余额增加,坏账准备余额 2018 年末较 2017 年末增长67.19%,其中:单项金额重大应收账款计提坏账准备金额增加 18,857.17 万元,增长比例 203.83%;账龄特征组合应收账款计提坏账准备金额增加 17,543.68 万元,增长比例 50.19%,上述两部分坏账准备增加为公司本年度坏账损失增加的主要构成。

2018 年,在宏观经济下行、汽车行业增长多年来首次转负的背景下,我国汽车产业链上下游企业均面临较为严峻的经营压力,行业应收账款周转率持续下降。公司面对市场激烈竞争和经济下行压力,应收账款回款压力有所增加,在公司营业收入较上年总体持平且略有增长的情况下,应收账款余额增至 50.80 亿元,较上年增长 38.52%。由于应收账款余额的增长,且随着部分应收账款账龄段的延长,本年度应收账款坏账准备计提金额相应有所增加。

此外,面对 2018 年应收账款余额水平明显增加,公司按照相关内控管理要求,一方面严格控制主要客户信用政策调整和审批,一方面加强应收账款管理和催收,同时,公司更为注重应收账款回收风险的管理与控制,充分识别单个重要客户应收账款的回款风险。过程中对于出现经营困难、回款困难的客户单位,及时跟踪了解逾期付款原因,协商回款方式,必要时履行司法程序保护公司合法权益,并谨慎判断回款风险,及时充分计提坏账损失准备。这也是 2018 年公司单项金额重大应收账款坏账准备计提金额较大的原因。

年报披露,关于公司报告期内计提固定资产减值损失2.15 亿元,同比增长492.31%,计提减值损失的固定资产主要是专用模具;计提无形资产减值损失1.86 亿元,同比增长398.99%,计提减值损失的无形资产全部为专有技术。

对此,江淮表示,(1)公司在“做精做优乘用车、大力发展新能源车”的战略指引下,一方面按照“主流市场、明星产品、差异竞争”策略,聚焦突破燃油乘用车细分市场,目前已经呈现出积极调整态势;另一方面积极拓展乘用车海外市场、大力发展新能源乘用车、走开放合作的乘用车创新发展道路,在电动化转型和开放合作方面取得了突出成绩,并呈现出巨大的发展潜力。但是燃油乘用车受市场激烈竞争影响,销量持续下滑,发展受挫。

公司长期坚持以商用车为基础,积极拓展乘用车业务,自 2000 年开始涉足瑞风 MPV 以来,通过近 20 年来不断的自主创新和大量的研发投入,公司目前已发展为包括各级轿车、SUV、MPV 等多类乘用车平台的专业整车制造商。但随着国内乘用车自主品牌的不断发展,市场上不同生产厂商的类似车型产品竞争逐渐加剧,加之近年来乘用车市场整体销量萎缩,公司着重布局的 SUV 与 MPV 市场竞争更为激烈,致使公司在乘用车产品销量和盈利能力都不及预期。根据测算,公司无形资产及专用模具出现了一定的资产减值迹象。

(2)在产品上市后均经历了 1-2 年的市场磨合期,但实际销量远未达到产品预期销量,且预计销量难以回升,产品预期经济效益下降;同时公司为应对市场同类产品竞争,在产品售价方面又会有一定的让利,进一步降低该类产品预期经济效益。同时,上述车型在其产品开发过程中,其技术研发投入和模具制造投入已形成与具体车型直接相关的长期资产,包括:无形资产中的专有技术和固定资产中的专用模具。但由于上述四种车型未来预估经济效益下降,难以弥补相关长期资产未来需分摊的成本费用,导致相关长期资产出现经济价值减值迹象,需考虑计提长期资产减值准备。

(3)公司已关注到部分车型因市场预期发生变化,销售业绩不佳,预期经济效益有所下降的情况。鉴于相关长期资产已出现经济价值减值迹象,按照公司内部控制要求,需对相关长期资产进行减值测试,公司已聘请资产评估专家直接参与公司长期资产减值测试工作,以保证测试结果的合理性和谨慎性。

关于公司资产情况

根据年报及前期信息披露,2014 年至2018 年,公司短期借款由4.15 亿元增长至36.03 亿元,长期借款由8.60 亿元增长至48.88 亿元。公司报告期末资产负债率71.10%,处于行业较高水平。江淮回复:

1)结合公司经营和同行业可比公司情况等,说明公司资产负债率较高的原因及合理性

2018 年末,资产总额 474.92 亿,负债总额 337.67 亿,资产负债率为 71.1%,较年初增加 5.36 个百分点,资产负债率的增加主要有以下三个影响因素:一是公司 2018 年利润总额为-14.76 亿元,净资产减少;二是国家新能源补贴资金未到账,2018 年末余额 61.65 亿元,占用资金较大;三是减轻经销商压力,保持渠道活力,公司应收账款逐步增加,2018 年末应收账款占用资金 50.8 亿元,由于应收账款和新能源补贴占用资金较大,为保障公司正常生产经营,2018 年公司有息借款同比增加 34.50 亿元,致使资产负债率增加。

与其他公司资产负债率相比,公司资产负债率相对偏高。2019 年,公司将从优化负债结构、保障融资渠道畅通和改善经营业绩等方面,降低资产负债率,确保到期债务按期偿还。逐步优化负债结构,增加长期借款占比、降低短期借款占比,缓解短期偿债压力;与金融机构合作,维持银行授信额度 300 亿元,保持筹资渠道的稳定,同时充分利用公司现有的 93.56 亿元货币资金,保障到期债务按期偿还;坚持底线思维,从紧控制各项成本费用,改善经营绩效,增加经营性现金流;加强应收账款专项管控,提升应收账款周转效率。

长、短期借款增加原因

2018 年,公司长、短期借款占负债比为 30.66%,同比增加 7.07 个百分点,高于行业 5.78 个百分点。 2018 年,公司营业总收入 501.6 亿,同比增长 1.95%,应收账款达到 50.8 亿,同比增加 38.52%,应收新能源补贴 61.65 亿,同比增加41.75%,公司资金占用同比大幅增加,因此增加长、短期借款来补充营运资金。


债务结构合理性上,自 2017 年起,公司主动调整债务结构,在有息借款中,将短期借款占比减少至 35%,同比减少 8 个百分点,将长期借款占比增加为 65%,同比增加 8 个百分点。主要是防止经营风险和财务风险叠加情况出现,保障公司资金流动性安全,债务结构相对合理。

江淮表示截止 2018 年 12 月 31 日公司货币资金余额 93.56 亿元,其中:1.有特定用途 16.2 亿元,如专项募集资金等;2.受限资金共 31.74 亿元,主要为结构性存款和各类保证金;3.剩余资金 45.62 亿元,此资金主要用于公司日常运营、备付即将到期的贷款和银行承兑汇票。

timg.jpg

近三年投资性现金流大额净流出的主要原因是2016 年-2018 年投资性现金流大额净流出主要由长期资产投资项目、对外股权投资项目造成。其中长期资产投资影响 31.30 亿元,主要为募集资金项目投入;对外股权投资影响 15.25 亿元,主要为投资成立合营联营企业。

乘用车毛利率下滑的原因

公司报告期内乘用车业务毛利率 4.12%,较上年减少 7.13 个百分点。报告期内乘用车成本占总成本的比例为 43.49%,较上年增加 9.27 个百分点。乘用车工厂产能利用率 45.03%。

江淮表示乘用车毛利率受市场价格调整、促销力度、成本波动和新能源补贴退坡综合影响,导致下降 7.13 个百分点。江淮回复,近几年工厂产能利用率持续下降。江淮汽车2018年多功能车工厂产能利用率为 69.44%,SUV 及轿车工厂产能利用率仅为 39.69%。江淮汽车表示,产能利用率偏低,主要原因是公司采取以销定产的方式进行销售,受SUV 销量下滑的影响,公司 SUV及轿车工厂产能利用率逐年下降。

timg (1).jpg

在新能源板块,新能源补贴退破、补贴技术标准提高,导致单车新能源补贴收入减少,也是导致利润下降的原因之一。在这样的情况下,公司不得不对新能源产品进行技术升级和产品研发,新能源成本因此上升。不仅如此,由于销量下滑,乘用车产能利用率下降,2018年产能利用率为45.03%,同比下降4.35个百分点,导致分摊的单位固定成本增加。

补充说明销量下滑的原因

江淮汽车销售各类汽车及底盘46.24万辆,同比下降9.08%。对此,江淮汽车在回复中称,销量下滑的主要原因包括中国汽车市场进入阶段性下行周期、汽车上市公司销量普遍出现下降,并指出2018年公司销量降幅大于汽车行业降幅,主要是受SUV、中重型货车等细分车型下降的影响。

具体回复如下:中国汽车行业 2018 年销量为 2808.06 万辆,同比下降 2.76%,受此影响,公司 2018 年销量相应出现下降。受汽车行业大环境影响,汽车上市公司销量普遍出现下降,因产品线的不同,各个企业的下滑情况略有不同。

2018 年公司销量降幅大于汽车行业降幅,主要是受 SUV、中重型货车等细分车型下降的影响。

微信截图_20190621193517.jpg

公司小型 SUV 产品瑞风 S3 在 2017年以前增长迅速,但随着新进入者的不断增加,市场竞争日趋激烈,产品竞争力随之下降,导致 2017、2018 年公司 SUV 车型销量下滑较多。在紧凑型 SUV 市场,公司推出瑞风 S7 产品,也未实现有效突破,以上因素导致公司 SUV 车型降幅较大,2018 年公司 SUV销量为 9.32 万辆,同比下降了 23.16%。

2018 年中重型货车市场同比下降 1.55%,其中,载货车市场大幅下降、自卸车受基建投资拉动大幅增长。公司中重型货车产品布局以载货车为主,牵引车和自卸车占比较小,因此,2018 年公司中重型货车销量降幅较大,2018 年公司中重型货车销量为 5.23万辆,同比下降 27.06%。

在赖以起家的商用车领域,江淮汽车的表现不佳,则是由于产品布局与市场的严重不匹配。2018年,中重型货车市场整体同比下降1.55%。在江淮汽车重点布局的中重型载货车领域,市场大幅萎缩,而在投资拉动下实现整体增长的自卸车领域,江淮的布局又比较薄弱,这也导致2018年江淮汽车中重型货车销量同比下降高达27.06%,是行业平均水平的十数倍。

受销量下滑影响,江淮汽车的乘用车产能利用率在过去三年逐年下降。数据表明,2018年江湖汽车产能利用率为45.03%,过半产能闲置。为此,江淮汽车在回复上交所的年报问询函中表示,2018年公司多功能车(MPV)工厂产能利用率为69.44%,SUV及轿车工厂产能利用率为39.69%,产能利用率偏低,主要原因是公司采取以销定产的方式进行销售,受SUV销量下滑的影响,公司SUV及轿车工厂产能利用率逐年下降。

新能源汽车补贴款金额、账龄结构、前期回款情况、同行业可比公司情况等,补充披露公司没有对新能源汽车补贴款计提坏账准备的具体原因如下。

公司应收新能源补贴款账龄在 3 年以上款项占比仅 0.13%,基本全部为账龄在 3 年以内的款项。公司应收新能源补贴款余额较大,且账龄相对较长,主要系受政府拨付补贴资金较慢影响所致。新能源汽车补贴款的拨付申请于满足申报条件后,需等待国家及地方相关主管部门的申报通知及财政预算资金安排计划等分批进行拨付兑现,故公司各年末均存在部分暂未拨付的新能源补贴款,需留待期后陆续拨付兑现。截止本问询函回复日,公司已累计收回 2015 至2018 年度的应收新能源汽车补贴款 38.31 亿元,其中:2018 年末至本问询函回复日已收到拨付的补贴款 9.08 亿元,且各年度应收补贴款均有陆续回款。

考虑到公司应收新能源补贴款系基于新能源乘用车和新能源客车两部分业务产生,故选择 2018 年国内市场主要从事新能源乘用车和新能源客车生产销售业务上市公司对比相关坏账

公司销售商品、提供劳务收到的现金与营业收入的比值,从2015 年的83.56%下降至2018 年的54.65%。请公司对比同行业可比公司情况,

江淮回复如下:根据上海证券交易所《2006年年度报告工作备忘录:第三号 新旧会计准则衔接若干问题(一)》中的要求,公司在经济业务中收到或对外作为货款支付的银行承兑汇票,公司不应将其作为现金流量计入现金流量表。近年来,因为现汇回款比例较高的传统燃油乘用车销量大幅下滑,导致公司银行承兑汇票回款比例提高,收到的银行承兑汇票直接用于支付采购货款自2015年开始逐年增加,此部分直接用于支付采购货款的银行承兑汇票未体现在现金流量表“销售商品、提供劳务收到的现金”项目中,随着销售回款银行承兑结算比例的增加,使得公司销售商品、提供劳务收到的现金与营业收入的比值逐年下降,与此同时,公司购买商品、接受劳务支付的现金与营业成本的比值同样呈下降趋势,从2015年的77.9%下降至2018年的60.15%。

根据《关于2016-2020年新能源汽车推广应用财政支持政策的通知》(财建〔2015〕134号)中相关规定:新能源汽车补贴的补助对象是消费者。公司新能源汽车销售预先让利予消费者,以扣除补贴后的金额作为售价,随着公司新能源汽车销量逐年增加,应收新能源补贴资金逐年上升。由于补贴资金受政府新能源政策和资金预算影响,拨款时间存在滞后性,影响当期现金流。2015-2018各年末应收新能源补贴金额分别为13.49亿元、43.87亿元、43.49亿元、61.65亿元,影响销售商品、接受劳务收到的现金占营业收入的比值分别为2.91、8.36、8.85、12.31个百分点。

年报披露,公司报告期末应收账款账面余额41.49 亿元,同比增长33.39%。江淮回复,2018 年公司应收账款账面余额 41.49 亿元,较 2017 年同比增长 33.39%,2018年公司营业收入 500.92 亿元,较 2017 年同比增长 1.92%。

与同行业对比,2018 年汽车行业应收账款占营业收入比例较 2017 年整体呈上涨趋势,公司 2018 应收账款占营业收入比例较 2017 年上涨,但两年均低于行业平均值。公司 2018 年应收账款增幅高于营业收入增幅的主要原因经分析研究主要受国际业务远期信用证跨年度结算的影响。

公司国际市场 2018 年度应收账款余额 8.83 亿元,较上年度增长 6.29 亿元,主要增长原因受 2018 年底公司应收境外远期信用证 6.97 亿元影响。

关于公司现金流情况

根据年报及前期信息披露,2016 年至2018 年,公司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净额分别为-3.50 亿元、-66.63 亿元、-34.54 亿元,累计净流出104.67 亿元。

江淮回复:(1)公司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金额累计为-104.67 亿元,其主要原因是:公司受销量未达到预期规模,以及销售回款周期长的影响,业绩下降出现亏损,2017 年较 2016 年相比,净利润减少 9.78 亿元,2018 年较 2017 年相比,净利润减少 16.58 亿元。经营活动获利能力的下降直接影响经营性净现金流;应收新能源汽车补贴款随公司新能源业务的良好发展而逐年增长,由 2016 年初的 13.49 亿元增长至 2018 年末的 61.65 亿元,占用了大量资金,影响经营性净现金流-48.16 亿元;随着近年车市增长放缓,公司为避免经营风险与财务风险叠加,主动调整债务结构,应付票据由 2016 年初的 111.48亿元减少至 2018 年末的 71.92 亿,影响经营性净现金流-39.56 亿元。公司应收账款余额(原值)由 2016 年初的 22.04 亿元增长至 2018 年末的 50.8 亿元,影响经营性现金流-28.76 亿元。

(2)从各年度看,2016 年影响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净额的主要因素是应收新能源汽车补贴的迅速增加,影响 30.38 亿元;2017 年影响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净额的主要因素是经营性应付项目减少,影响 100.8 亿元,特别是应付票据减少 44.07 亿元,主要因公司主动改善债务结构,降低财务风险;2018 年影响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净额的主要因素是账面亏损 14.21 亿元,应收新能源汽车补贴继续增加 18.16 亿元,以及应付票据继续降低 4.84 亿元,共计 37.21 亿元。

江淮汽车称,后续将积极进行产品的精准研发,并进一步提升产品质量、加强销售、服务管理等,开发出受消费者欢迎和市场认可的乘用车产品,提升乘用车的销量,提高乘用车工厂的产能利用率。

根据年报及前期信息披露,2016 年至2018 年,公司投资活动产生的现金流净额分别为-13.15亿元、-3.47亿元、-37.46亿元,累计净流出54.08 亿元。

江淮表示,近三年投资性现金流大额净流出的主要原因公司 2016 年-2018 年投资性现金流大额净流出主要由长期资产投资项目、对外股权投资项目造成。其中长期资产投资影响 31.30 亿元,主要为募集资金项目投入;对外股权投资影响 15.25 亿元,主要为投资成立合营联营企业。

在《出行财经》看来,无论是产品还是价格都难以让消费者接受,且低端市场单车利润微薄,无法有力支撑公司持续的运营发展。对于江淮乘用车来说,2019年属实艰难。

你所在的频道资讯财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