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注册
分享到

落魄车企生存法则

财经小姐姐们2019-06-215765浏览

只有当潮水退去,你才能知道谁在裸泳。

在短短不到三十年时间里,中国汽车市场的产销规模从200万辆发展到近3000万辆,约占全球的三分之一。这个快速发展的市场成就了中国的一批企业家,用长城汽车董事长魏建军的话讲,“早期有一定的投机行为”,但越到后期,越要靠真本事,所以那些还想“玩一票”的就只能在边缘待着。

timg (6).jpg

“待着”是很多企业家绝不接受的姿态,于是,在这个被称为“汽车寒冬”里,我们看到了落魄车企使出了浑身解数,在边缘线上各种挣扎,哪怕是丑态毕现。

《商业范儿》总结了在这个市场退潮时代边缘车企的生存法则:

没有产品企划,什么产品好卖就卖啥;

没有研发,从平台到设计全靠抄袭;

没有规模,全靠画大饼换取政府送地;

没有市场,卖身为别人代工;

没有利润,但有政府补贴、资本市场概念,还有一批房产。

庞青年的最后一搏?

5月23日,河南南阳当地媒体的《水氢发动机在南阳下线,市委书记点赞!》报道引发社会热议,“加水就能跑”的神车挑战着人们的传统认知。

bf096b63f6246b607eeeb7802cc9c548500fa21c.jpeg

舆论关注的焦点,不仅仅在于“车载水解即时制氢氢能源汽车”技术的可行性、经济性和安全性”,考虑到“庞青年早年骗补及多地项目烂尾的不光彩记录,以及地方政府以市场换项目落地的招商模式”。整个事件实在缺乏令人信服的逻辑。

庞青年和他的青年汽车,也曾经站在中国汽车舆论场的正中央。作为中国本土汽车产业发展早期的投机者,青年汽车从生产高端的斯堪尼亚客车挖到了在汽车产业的第一桶金,接着又通过投资购买的形式获得了云雀汽车的轿车生产资质,在华组装宝腾汽车(挂青年莲花商标),后期由于马来西亚汽车产业政策的变化,青年莲花项目最终因缺乏技术支持而最终失败。

此后,庞青年又联合当时中国最大的汽车经销商集团——庞大集团的董事长庞庆华一起收购瑞典的萨博品牌,据称在此交易中,“二庞”花费资金无数,但最终什么都没得到。最终,青年轿车项目破产,多处投资陷入烂尾。

timg (7).jpg

5月27日,工信部专门针对青年汽车的“水氢汽车”一事进行了回应:截至目前,仍未收到青年汽车公司该车型的产品准入申请,该车型未获得产品公告。

面对业内外的质疑和调侃,庞青年毫不在意,仍热情地向前来采访的媒体展示车辆,解释原理。并直说“会坚持搞下去的……我们是民营企业,没有用政府一分钱”!庞青年的这番话被部分汽车媒体解读为:庞青年在汽车行业的最后一搏。

没用政府一分钱?不知道你信不信,反正财经小姐姐们是不信的。

A股第一亏

如果说,中国汽车市场自2018年7月进入“寒冬”期,那么,庞大集团的寒冬只能说来的更早了一些。

根据庞大集团(601258.SH)的财报,庞大集团刚刚打破了一项历史记录——巨亏61亿元,成为2018年中国A股市场上3610家上市公司中的新亏损王。

从历年财报中,我们不难复原庞大集团的陨落轨迹:公司从2014年开始就进入了收缩期,经营网点数目从1226个收缩至2018年806个,旗下4S店数目从786个收缩至563个。

根据不愿具名经销商透露,造成庞大集团经营困难的直接原因就是“二庞”收购萨博事件,该事件对庞大最大的影响就是流动资金没了,为获得足够的流动资金,庞大只能不停卖店。雪上加霜的是,2017年4月开始,庞大集团因高管涉嫌诈骗被银行停止授信,加剧了庞大资金流动性的紧张。

资料显示,2017年4月,证监会因庞大集团涉嫌违反证券法律法规,根据有关法律法规规定,对庞大进行立案调查。2018年5月,证监会为庞大集团下发了《行政处罚事先告知书》,通知书显示,庞大集团、庞庆华、武成、刘中英等,因未如实披露权益变动情况、未按规定披露关联建议、未披露自身涉嫌犯罪被司法机关调查等事实,被处以金额不等的罚款。

W020180521362131454488.jpg

面临流动资金不足、融资难的情况下,庞大集团于2018年开始了连续多轮的卖店举动。第一次是2018年5月向广汇汽车(600297.SH)出售了5家奔驰店,6月向利星行出售了5个合资公司的所持股权(45%),8月向中升控股(00881.SH)转让下属九家子公司,主要为旗下日系豪华品牌雷克萨斯店,上述被卖掉的4S店均为2018年汽车市场上最具盈利能力的品牌店。

靠“卖身”续命,还有多少起死回生的机会?

海马卖房

没有参与购买萨博汽车,也没有银行限制授信,海马汽车却也陷入发展困境,并且因为连续两年亏损面临被摘帽的风险。

海马也曾拥有高光时刻。此前,依靠与马自达的合作,海马汽车一度走红于中国市场,但与马自达合作终止之后,靠山寨马自达为生(包括logo和产品平台)。凭借着“技术二流、产品一般”的产品在中国汽车的增量市场倒也拿下了一定的市场份额。

timg (8).jpg

这样的发家史并不可耻,甚至可以说与诸多中国自主品牌的早期战略一致,错只错在当市场已经今非昔比之后,海马却把这种战略坚持到现在。

市场证明,海马汽车的产品自2017年开始陡然失去社会认可,海马汽车的财报显示,2017年海马汽车累计销售新车140432辆,同比大跌35%;2018年的销量为67570辆,再次下滑51.8%,2019年1-4月销售7742辆,同比下滑72.2%。

如果这种下滑的势头还会持续,那么,与2017年相比,海马汽车的销量将萎缩90%。财报显示,海马汽车2017年亏损额为9.94亿元,2018年亏损额为16.37亿元。

在这样背景下,海马汽车出台了两大自救方案,一是,海马汽车的创始人,实际控制人景柱重新当选为公司董事长,并且向媒体表示,重返一线就是要再造海马,带领员工第四次创业。二是,公开出售284套闲置房产,加上4月宣布拟出售的117套房产,一个月拟出售401套房,价值约4.4亿元人民币。

4.4亿虽然不能帮助海马扭转局面,但财经小姐姐们也细心的发现海马汽车在今年一季度的销量虽然持续下滑,亏损面确实降低了不少。

数据显示,海马汽车在2019年一季度的亏损额为4398万元,约为2018年(亏损8638万元)的一半。损益表显示,报告期内,海马汽车获得的政府补助为427万元,交易性金融资产投资等受益为1942万元,其他未公开的损益项目受益6410万元。

景柱能否让海马打一个翻身仗?

他坦言,造成海马汽车现状的原因有五点:一是体制制约,汽海马股东会和董事会很少正常召开,对产品、投资、研发等战略决策慢、效率低、效果差;二是产品投资失败,此前海马产品项目经理多数没有创新意识,至少造成10个项目失败;三是库存损失,由于产品决策随意等原因,过去十年造成大量非正常库存;四是重资产,由于经营水平低下,盲目追求规模,扩建工厂,造成产能闲置;五是体制僵化。

“五个没有”的总结跟财经小姐姐的判断英雄所见略同,但财经小姐姐认为,没有产品企划、没有研发算才是最关键的原因。

数据显示,海马在过去三年的分别为7.20亿元(约占2016年营业收入的5.18%)、6.64亿元(占2017年营收的6.86%)、29.48亿元(占2018年营业收入的18.78%)。相比之下,其他车企纷纷把研发中心建到了全球各地,以吉利汽车为例,在2017年的研发投入就已经达到14.78亿元,2018年的研发投入再次增加30%至19.26亿元(注,该数字是吉利汽车与沃尔沃、宝腾、路特斯等品牌在分摊后的研发投入)。

究竟缘何至此?如何心中没点数,请问,又如何走出泥潭?

“问题生”江淮

5月,北京市生态环境局网站日前发布了一则延期听证公告,江淮汽车(600418)涉嫌机动车生产企业对污染控制装置以次充好,冒充排放检验合格产品出厂销售。此后根据,江淮汽车承认,该公司有3台京五状态载货汽车产品疑似存在问题。

timg (9).jpg

作为安徽省国资委旗下的整车企业,江淮汽车涵盖乘用车、客车、卡车以及底盘业务。其中只有轻型卡车属于公司具备一定竞争力的板块,其他中、重型卡车、客车和乘用车业务发展的都不尽如人意,尤其是乘用车业务,同样处于中国乘用车市场的边缘位置。

公司财报显示,2018年其销售各类汽车及底盘 46.24万辆,同比下降9.08%,实现营业收入500.92亿元,同比增长1.92%,上市公司亏损7.86 亿元,同比下降 282.02%。其中乘用车的销量为197520辆,同比下滑9.3%,毛利率为4.12%,加上年下滑7.13个百分点。产能利用率为45.03%。

那么这样的一家国有企业的生存方式是什么呢?

江淮2018财报显示,公司的净利润为亏损7.86亿元,其中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为亏损18.77亿元。意味着有超过10亿元的资金来源于非经常性损益项目。损益表显示,2018年该公司收到的政府补助(与公司正常经营业务密切相关,符合国家政策规定、按照一定标准定额或定量持续享受的政府补助除外)金额为12.78亿元。

当然,也有媒体指出,江淮的产品排放不符合政府要求,也可能存在部分的偷工减料问题,而且它已经不是第一次被北京市政府查出产品存在排放问题了:早在2014年,国内机动车行业从国三排放标准升级至国四排放标准期间,江淮汽车旗下重卡经销商渠道曾被央视曝光,通过修改《合格证》上的发动机型号和编码来以国三充国四。在当时,江淮方面曾进行澄清称是经销商所为。

此次,江淮将责任推给了供应商,并在北京市生态环境局召开的听证会上表示自己并不存在动机,政府如何决策我们不得而知,最终结果还需要等待北京市生态环境局的通知。

不过财经小姐姐认为到江淮的辩解可信度并不高。比如之前,2018年8月26日晚一辆行驶中的安凯电动大巴在安徽省铜陵市发生爆炸,好在当时车内只有两名乘客,未造成人员伤亡。2013年3月15日,江淮汽车旗下同悦轿车存在钢板生锈的安全隐患问题被央视3·15晚会曝光,主要原因是江淮汽车在生产同悦时使用普通钢板替代了防腐性更强的镀锌钢。

ae97-hikcahh1768511.jpg

江淮本身有非常得天独厚的条件,它与大众汽车集团建立了大众集团在华的第三个乘用车合资公司,发布了全新纯电动汽车品牌——思皓(SOL),首款量产车型 E20X 正式下线;它与大众、西亚特合作成立研发中心,成为中外合资汽车企业在国内设立的首家核心研发中心。同时,,江海还是新造车势力蔚来汽车的代工企业,2018年交付了过万辆的ES8,今年还将继续代工蔚来汽车的ES6产品

同时,江淮可能还需要对更多问题做出解释:5月24日,上证所向江淮汽车提交了一份达14项、2000多字的事后审核问询函——《关于对安徽江淮汽车集团股份有限公司 2018 年年度报告的事后审核问询函》。按照上证所的要求,江淮汽车需要在2019年5月31日前作出回复。

这次又该把“锅”甩给谁呢?

你所在的频道资讯财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