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注册
分享到

重塑传祺 换帅的背后将是广汽集团对未来的重新布局

余笑言 孙铭训2019-08-025503浏览

对年轻的中国车企而言,在塑造一个传奇品牌的道路上,总是充满坎坷。尽管可以借鉴跨国企业在产品(定义、研发、谱系和生命周期管理等)品牌(品牌定位、成长和升级等)和市场(国际和国内)方面的经验,但很多坑只有跨过才知道其中滋味。

广汽传祺就是这样一个典型的年轻车企。自首款汽车于2010年正式上市至今,可以将传祺的发展分为四个阶段:开始时的轿车时代、GS4时代、郁俊时代和未来时代,实际上也可以分为三个阶段即吴淞阶段、郁俊阶段和未来阶段。

微信截图_20190802223422.jpg

《出行财经》认为,这个未来阶段不是张跃赛阶段,而是传祺的国际化阶段。

7月31日下午四点,广汽集团与广汽乘用车公司召开干部大会,宣布了新的人事任命:原广汽商贸董事长张跃赛正式接棒郁俊,担任广汽乘用车总经理,任命已于2019年8月1日正式生效。

此次人事调整的背后,是广汽集团对传祺未来发展进行了正大调整。今年5月广汽乘用车国际有限公司在香港挂牌成立。该公司前身为广汽乘用车国际销售分公司,随着分公司的独立,也意味着广汽集团对广汽传祺的未来发展进行了重大调整:广汽传祺也由一个独立的公司正式分拆为广汽乘用车公司(仅指中国市场)和广汽乘用车国际公司。

传祺的传奇与瓶颈

作为广汽集团的首款自主车型,广汽传祺自上市起就被集团寄予厚望。虽然在国内各大车企中,广汽在自主品牌领域起步较晚,广汽传祺却选择从竞争最为激烈的中高级车切入市场,并从中杀出一条血路,充分展现出广汽的自信与能力。

timg.jpg

广汽乘用车与2008年正式成立,是广汽集团自主品牌乘用车项目的实施载体。传祺品牌则于2010年正式运营。作为整合了集团资源与经验的自主品牌,广汽集团对其投入巨大,同时也寄予厚望。

2016年郁俊接替吴淞任广汽乘用车总经理,执掌传祺。当年广汽传祺销量突破37万辆增幅超过90%。但这应该算是吴淞的成绩,他带领着传祺走过了最艰难的阶段,成长为中国本土品牌的排头兵,并打造出了一个爆款产品——GS4。

因此,可以说吴淞是功成身退,而郁俊的使命是帮助传祺从一个主力产品发展成多个主力产品,并做强轿车品牌。可以说,传祺在后期推出的GS8和GM8都具备爆款产品的某些潜质,但不论是品牌支撑还是市场战略上,这两个产品在早期贡献了一定的市场之后,终究出现了销量的下探。

timg (1).jpg

但GS4的余威仍让传祺维持了此后一年半的荣光,2017年传祺的销量达50万辆,同比增幅36.7%。但进入2018年之后,GS4进入产品生命周期末期,在过度注重新产品推出的同时, GS4的更新换代迟到了一年。所以传祺自2018年下半年开始,出现了销量的持续下跌。

固然,自2018年下半年开始,中国汽车市场出现了整体下行趋势,其中本土品牌受影响最大。但传祺是唯一一个本土头部车企出现销量下滑的品牌。

对郁俊的国际化战略寄予厚望

按照新架构,《出行财经》认为,在广汽乘用车和广汽乘用车国际上面应该有一个广汽乘用车集团,它将协调两个分公司之间的业务。过去不论是国内市场还是国际销售分公司都要向郁俊回报。

从某种程度来讲,郁俊的职务变动某种意义上有为销量下探买单的嫌疑。当然也不排除集团继续观察考核的可能,毕竟那个职位上还没有人。

在广汽本田工作超过十年的郁俊,深知开拓海外市场的重要性。担任广汽乘用车总经理的三年里,郁俊除了提升销量以外,还极力主张广汽乘用车进入世界市场,并制定了广汽传祺的海外战略:在美国设立了三个研发中心,即广汽底特律研发中心、广汽硅谷研发中心、广汽洛杉矶前瞻设计中心;同时推动传祺在中东、东南亚、东欧、非洲、美洲五大板块十四个国家落户,初步建立起全球销售网络和服务体系。

timg (2).jpg

但随着世界经济的震荡以及多边贸易体制遭到挫折,尤其是中美贸易不断变化的紧张关系,广汽的海外战略随之逐步放缓,进军美国市场的目标也因为特朗普的贸易保护主义变得遥遥无期。

而郁俊在2018年10月提出的“第一阶段海外销量占到全部销量的10%”的具体目标,好像也变得难以实现。

此次人事调整中,郁俊担任广汽广汽集团国际业务本部本部长,更是直接将郁俊直接调往了进军海外市场的第一线,其中的意味耐人寻味。不过对于执着于海外市场的郁俊来说,也算是适得其所。但是广汽能否真正地进军海外市场,建立起真正的国际化汽车品牌,还需要时间的检验。

你所在的频道资讯财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