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注册
分享到

仅有勇气是不够的 我们更远探讨车市寒冬背后的机遇和战胜困难的方法

2019-05-134433浏览

勇气,是指人在直面困难、战胜困难的状态;而在困难期仅有勇气是不够的,我们更愿意看到困难背后的机遇以及战胜困难的方法。

首先,《出行财经》不认可贾可老师关于中国汽车市场销量已于2017年到达顶峰的观点,但我们认可当前中国汽车市场正处在寒冬中,我们认为导致这一现状的原因有两点,一是中国经济进入新时期,消费者收入增长进入历史低谷,在宏观经济受压的情况下,出现了市场退坡现象;第二中国汽车市场正加速从过去的增量市场向存量市场转型,汽车企业在这个转型过程中并未做好充分准备。

5月10日,以“勇气”为主题的2019第十一届中国汽车蓝皮书论坛5月10日在北京开幕。相比近几年的中国汽车蓝皮书论坛主题,2018年的“梦想与焦虑”、2017年的“升极”、2016年的“下一步”、2015年的“汽车四化”、2014年的“重构”,“勇气”多了一丝复杂色彩,悲观中有乐观,乐观中有理性。

这与中国汽车行业当前的状态吻合,连续增长了一代人的时间后的下挫是暂时的波折还是永久的拐点?长久未见的下滑遇到百年未遇的长夜变革叠加,如何认识这种复杂局面?我们摘取了现场11位发言嘉宾的观点,以期厘清认知、发现新的机遇与方向。

11.png

中国汽车蓝皮书论坛主席、汽车商业评论总编辑、汽场汽车APP联合创始人贾可:

微信图片_20190513171220贾可.png

2010年,中国汽车产销量均超过1800万辆,北京当年底开始限号,汽车商业评论在2011年1月做了一期封面故事,题目就是《问顶》,问中国汽车市场的最高点在哪里?那年最乐观的估计是7500万辆,达到年份是2030年;最悲观的估计是2500万辆,达到年份是2020年。

现在基本可以确定的是,经过27年的迅猛爬坡,中国汽车市场,2017年达到了销量顶峰,大约2888万辆,虽然还是雄霸世界第一市场的位置,但终究没有越过3000万辆的高峰。

为什么我们现在需要勇气?因为市场可能不再增长,而且恐怕也很难再增长。

陈.png

福特汽车集团副总裁、福特中国总裁兼首席执行官陈安宁:

今年,中国汽车商业评论蓝皮书论坛的主题是“勇气”。今天的汽车市场和行业,国内外风云多变,不论是新势力还是“老”势力,都确实需要勇气。包括我自己,一直有许多关心我的朋友问:“为什么在目前选择回归福特?”

亨利·福特曾说,“自由出行推动人类进步”。100多年后的今天,科技已让许多不可能成为可能,但人类追求更自由更安全的出行方式这一基本愿望从未改变。

中国汽车产业来到了向智能出行转型的关键阶段,如何适应新潮流、选对发展方向,成为前所未有的挑战。福特中国继承了品牌百年来的勇气与信念,提出了“更福特,更中国”的指导思想,引导公司在中国的转型,不仅致力于自身的发展,也更关注中国汽车产业的未来之路。

将.png

北汽集团党委常委、副总经理蒋自力:

世界汽车行业的深刻变革正在愈演愈烈,中国汽车产业也在多重因素叠加下,迎来发展的拐点时刻,并呈现出四个方面的特征:一是产业环境不断更新,二是汽车四化不断加速,三是消费理念不断成熟,四是竞争态势不断加剧。

中国汽车产业正在进入一个崭新的发展阶段; 某种意义上,中国汽车品牌与国外品牌新一轮竞争也正在拉开帷幕。随着这一轮产业变革调整、“四化”应用升级,整体汽车市场在这两三年“盘整期”后,还将存在一定的增长空间,突破3000万辆是没有问题的,至于能到3500万辆还是4200万辆,现在还看不太清楚。

哦.png

清华大学汽车产业与技术战略研究院院长、世界汽车工程师学会联合会主席赵福全:

油耗法规加严和双积分比例提高是影响汽车动力发展的核心要素,没有之一。

内燃机绝对不能孤军奋战,一定要结合电动化,除非修改百公里油耗4升的法规。

如果在座的搞电动车的不从充电难角度思考,不考虑消费者真正的痛点,你不配做一个企业家。

OEM做出行,说温柔点叫挺难,说得叫人睡不着觉一点叫没戏。

定.png

华人运通董事长、CEO丁磊:

我们觉得勇气不是毅力,不是执着去解决困难,勇气更多是一种战略判断,所以往往有很多无知而无畏,还有一种有知而有畏,最难的是有知而无畏。

未来的增长我认为有几个方面:一个方面,整个车辆跟整个人类的出行结合在一起,是一个系统的解决方案,而不是一个车的解决方案。人类的空间会越走越大,他到的地方会越来越多,所以车辆从绝对数来看会进一步增长。还有一个方面的情况就是二手车,中国的二手车实际上这个市场还不成熟,如果成熟的话,对新车的冲击也会很大。

现在是大好机会,不是谈如何生存,是谈如何抓住历史机遇来发展的问题。被悲观情绪所影响的企业,是在过去那个维度上考虑问题。如果你从“四化”的角度、从“三智”角度考虑,机会多得去了。所以今天的论坛不是大家面临过冬严峻考验的氛围,而是把原来的跑道打破,从更多的维度来看系统的解决问题。

也.png

长安汽车副总裁叶沛:

我认为我们需要面对的当前变局或者是一些困境,就来源于一些东西在改变,哪些东西在改变呢?

第一个,增长存量之中的变量越来越多。受内外经济整体双重压力下,我们的增量放缓了,低增或微增,但是这个中间变量可能没有消停,不断的在变化。消费者产品形态的变化、价值诉求的变化、新能源、智能网联一系列的技术特征的变化,这个中间我们存量中间有变量,给我们带来了挑战。

第二个,一切变量还在加速变。加速变对我们传统的能力提出了更高的要求,或者说我们发现,源于我们的商业模式、源于我们变化运行的效率可能跟不上目前变化的速度或者说你所需要的弹性,甚至于说有一些能力是你可能原来不具备的,你要考虑怎么去获能。

当前的挑战来自于我们的变化,但是未来的机会更加可以期待。我认为我们是在有序地构建这方面的核心竞争力,以及我们像全球市场也会考虑怎么样的发展和布局,这一系列都是我们新的选择和新的机会,这一系列也都需要我们拿出我们的勇气和行动。

负.png

爱驰汽车联合创始人兼总裁付强:

大家现在看到更多是困难,我属于站着说话不腰疼的,但很快,也就一两个月以后,我就属于坐着说话的了,今年年内可能全面转化身份,因为爱驰汽车的产品今年要推出来,我们已经在这个局当中了。

可能我们还要再放大一点视角,我们谈的是中国市场,我们在座的所有的中国汽车工业参与者也不仅仅是面对这个市场,如果我们在全球范围内再争取一些份额过来,可能这个机会对我们来讲还是更大的,还是有一些可想象的空间。勇气还是要放大视角来看,把坐标的尺度放大一点。

是.png

中国知名评论人石述思:

我相信赵教授(赵福全)非常直率的谈了很多问题,并非今天市场中的弄潮儿,比如我身边的李老师(李斌)靠勇气能力解决的,“勇气”的妈妈叫“智慧”,我希望未来更多有智慧的人,面对中国复杂的国情和汽车行业如此惨烈竞争的一种从来没有过的样态能够带领我们弯道超车,我是一个中国人,我希望我们能抓住这个机遇。

做企业有两件事,一件事是顶层设计,做正确的事;另一件事是德鲁克说的正确地做事,尊重顾客,提供优质的服务。希望我们新能源的时代、“新四化”的时代能够赋能的同时,赋能我们中国普普通通的消费者,像我这样,我们一起因为尊严而奋斗。

彬.png

蔚来汽车董事长李斌:

从一个大的时间节点的角度来讲,现在是汽车行业、能源行业,科技、互联网为核心的、人工智能为核心的科技行业,三个行业一直在变,这三个行业对整个全球经济格局的影响大家都非常清楚,非常非常深远的影响。这三件事情在一起变的时候,我们原来说熟悉的这样一个汽车的词会发生非常多的变化,我觉得大家所有的参与这个过程中的参与者,不管是企业、还是研究的专家,我认为都是很有勇气的。

经常有自媒体调侃我们,是梁静茹给你的勇气卖那么贵的车吗?我从三方面看勇气这件事:一是创新的勇气,真正的创新还是少;第二个是变革的勇气,整个汽车产业今天很多是很深层次的变革;三是突破的勇气,就是你到底给自己的标准设在哪儿?参与一个新的层面的竞争。

元.png

中国工程院院士杨裕生:

在补贴推动下纯电动发展得比较快,尤其是长里程电动车,但长里程电动车违反了节能减排的初衷,必须考虑全周期的节能减排。插电式混合动力也有它的问题。这个车子上面是有两套系统,现在有相当一部分人买了这个车之后,他不充电了,当燃油车使用。最后还是不节能减排。从怎么用好电池这个角度出发,我觉得增程式车,包括串联混合这样的车子,可以不充电,可以长距离行驶,而且它用全里程来衡量,它的节能减排是很明显的。

我的希望是发动机和电动系统很好地融合,不断提高技术水平。最近几年有股风说传统燃油车会停止销售,我认为是错误的。燃油车可能会减少,但效率会不断提高,如果和电动车结合起来,两者优势互补会更节能减排、更减少用户负担。

啊啊.png

博世中国总裁陈玉东:

博世是最早做电芯和电池系统的传统零部件集团,前两年我们又放弃做电芯,这都是需要勇气的。积极拥抱造车新势力也需要勇气,你也知道这些新兴企业大部分会死掉。但是总归有人要拥抱他们,扶着他们,他们成功了,我们也就成功了。

为什么拥抱新势力企业呢?他们非常有勇气,非常了不起,能做这件事情来使得我们汽车做出大的变革。小利我们也能得到,比如丁总的车投向市场,他单车销售额远远大于我们平均在传统车上的单车销售额,这对我们来讲是非常有利的,所以他的成功也带来我们的成功。

在这个变革的时代,大家要拥抱这个变革。在这个变革时代,大家要积极支持变革。同时我们对今年的市场要有足够的信心,我几年前讲中国在2800万-3500万辆之间会是一个顶峰。我相信在2030年,汽车的动力总成还会在2.0时代。


你所在的频道资讯财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