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注册
分享到

零跑董事长朱江明:中国汽车走出国门,需要对外合作

2023-10-266650浏览

10月26日,Stellantis集团和零跑科技宣布达成了战略合作关系,致力于在中国乃至全球范围内打造一个极具竞争力和高效的电动车企。双方计划共同组建一家名为“零跑国际”的合资企业,加速扩张产品在全球的销售。

那么双方合作动机是怎样的?期望又是如何?在竞争激烈的汽车行业中如何实现双赢?这种合作对中国汽车的国际化有什么影响?这些均引起了大众广泛地关注。

为此,「商业范儿」整理了零跑汽车董事长朱江明和Stellantis集团CEO唐唯实(Carlos Tavares)与媒体的问答内容,一起来看看双方高管对于本次合作的看法及对全球市场的未来期许。

媒体:最近跟零跑谈合作的传闻对象很多,为什么最终选择了Stellantis?

朱江明:今年一年我们也接触了很多的全球车企,也都做了比较多的交流,我们选择Stellantis最大的就是两方面:

一是两家的文化非常契合

双方都秉持着节俭,简单、高效,专注产品技术,旨在为用户创造最大价值,这一价值观是比较吻合的。

第二是互补

一是零跑目前98%、99%的销售都在国内,要拓展全球市场,需要有一位好的合作伙伴,而Stellantis就是在全球其他领域做得非常优秀,无论是效率、产品、服务,还是销售网络、服务网络。我们也到意大利、法国做了考察,Stellantis确实做得极具效率,具有成本控制优势;

二是零跑是一家技术型公司,我们是全域自研,一辆车中70%的核心部件都是自己研发与自己制造的,如果未来合作的话,可想象的发展空间就会非常大。所以是双方互补,市场、产品这两方面非常互补,可以达到1+1>2的效果,产生更大的价值。

媒体:目前在全球新能源汽车还没有定数,欧美正在制定各种政策的环境之下,目前在全球的头部的跨国车企中只有Stellantis在中国的业务比较小。作为全球车企,Stellantis敢于与中国车企在技术上进行战略性的合作,您是出于什么样的考虑做出这样的决定?

唐唯实:我们这一次合作是典型的双赢策略,就像我之前所说的,汽车企业在很多领域的合作至关重要。此次合作的意义也超出了我的预期,不仅在技术方面取得了重大突破,且能为全球和中国市场的客户创造更大的价值。

首先,质量是非常重要的,我们会花最大的努力去创造更大的价值以及为客户提供更高的质量。

其次更重要的是财务方面的因素,这也是我们非常重视的一部分。

此外,对于双方的合作来说,如何在中国和其他国家更顺利地拓展业务是一个关键问题。

最后,作为初创企业来说,环保方面的问题也至关重要,这也为我们国家和其他国家,例如欧洲国家、美国,带来了巨大的机会,能够促进汽车行业的发展。

我们描绘了非常宏伟的蓝图,这对我们来说非常关键。因此双方的发展及将来在这方面的关键技术合作,比如如何能扩大规模,如何能够让双方为更多客户提供更多选择,对于汽车行业和企业都十分重要。这确实是一个明显的双赢策略。

媒体:在接下来的合作,零跑会给Stellantis集团带来什么样的价值?深入合作的细节能否再给我们进一步透露一下?

朱江明:对于中国车企来说,我们通过这些年的发展,已在中国市场取得了较好的成绩。在全球化这件事上,大家才刚刚开始。

我的一个观点是汽车产业与传统产业不同,它不是手机或电视机,你可以完全地进行产品出口。对于任何一个国家,汽车工业都是支柱产业,它的全球化合作就非常重要,目前,只有对外合作才能将中国好的一些技术、好的一些产品为全球创造价值,为大家带来又好又便宜的产品,完全的合作模式,中国的汽车才能走出中国,能够做全球化。

我们与Stellantis的合作更多是利用了他们的经营理念“多品牌”,用所有的渠道资源,如:金融、保险、服务等各种成熟网络,在14个品牌当中再加载一个零跑品牌,可以快速地抢占市场,也为零跑品牌这个产品的用户提供更好的服务,可快速地让品牌在全球得到发展,这是对于零跑而言的。

而对于Stellantis来说可以做到更大的规模化,在原有14个品牌基础上,在中国以外的区域再加入零跑品牌,取得服务、金融、销售网络各方面的更大规模化的优势,这完全是一种共赢的合作。

媒体:在本次合作当中Stellantis能给零跑带来哪些价值?

唐唯实:在这次合作中,Stellantis可以为零跑带来多方面的价值:

第一,最明显的一点是零跑可以利用Stellantis作为一个平台以加快它在海外的销售速度。由于海关问题和缺乏海外制造基地,零跑在拓展海外市场时可能会面临一些困难,使他们难以进入国际市场。在这种情况下,Stellantis可以利用我们在海外的布局来帮助零跑在海外有更多的分销网络以及营销措施,从而加速零跑在海外的布局。

第二,规模化。我们公司有700万的销量,这样就可以带来规模的经济效益,从而转为更好的竞争力,从而消费者更加能够承受其价格,无论是中国还是海外的客户都可以拿到更好的品价比。

所以,通过规模效益,我们能够为终端客户提供高性价比的产品。两家公司都极为注重技术,这使我们能够提高创新速度。在这个充满变化的行业中,发展速度至关重要,不论是新科技的发展、新系统的实施,还是新软件的开发,都对我们成为行业领先者至关重要。

综上,Stellantis带来的速度、规模、平台可促进零跑在海外的发展。

媒体:第一个问题,大华股份当中6.7%的海外股份占比,Stellantis将从零跑海外购买多少股份?是20%吗?

第二个问题,关于合资公司,你们会公布新的型号、新的品牌吗?

朱江明:第一,因为几家都是上市公司,已经公告了,我们后续还是有很多审批工作,这需要以最终审批的结果为准。

第二,品牌方面,合资公司经营的是零跑品牌。

媒体:关于新型号,你们会有计划推出新的型号吗?是否有明确的时间线?

朱江明:未来,合资公司销售的都将是零跑品牌。前期零跑已经做了很多全球化的布局,9月已经公布了零跑未来的产品都将是全球化的车型,符合全球化的标准,包括欧盟的标准。之后开发的所有产品都是按照全球化的标准来设计、按照需求来规划的。

媒体:朱总本人这次也有15亿美元的入股,零跑对于这一块的现金流的使用计划是怎样的?

朱江明:从2015年零跑成立至今,资金使用效率最高。尽管我们发布了众多的产品并进行了大量自主研发,但跟头部的几家新造车势力比,我们使用现金是最少的。截至目前,我们的融资额也是最少的,我们注重资金使用效率。

未来有了资金的加入以后,我们希望在智能驾驶、未来潜在的技术研发上投入更多的资源,同时在国内的网络拓展、全球化市场拓展上也会投入更多的资源。

媒体:在选择零跑合作之前,相信Stellantis已经对中国的新能源市场和品牌做了大量的调研与研究工作,能否分享一下您对中国现在整个新能源市场的看法。

唐唯实:我们之前做了大量的调研工作,包括一些潜在的合作伙伴。

在朱总的领导之下,零跑有非常独特的产品组合,他们非常注重技术,充满激情。此外,无论是在最基本的财务方面还是公司治理方面,他们都表现得非常高效。他们的思维在理解全球市场时也非常灵活。他们有非常强的意愿提高盈利能力,并向全球市场发展。

一方面,Stellantis集团可以协助零跑实现快速发展。

另一方面,Stellantis集团也需要在中国市场获得更多曝光度,我们在中国市场的表现目前不算太成功,所以我们非常倾向于依赖一家在中国市场已经取得成功的公司。

零跑在该行业排名第四,所以我们希望帮助他们在中国和海外市场的发展,这也能够帮助我们在全球最大市场的深入。

如果我们要赢得中国市场,我们最好先得到中国一家成功公司的帮助,这是我们的逻辑。

媒体:唐先生刚才提到Stellantis在海外的制造格局,我想请问零跑,零跑是否会考虑在欧洲制造一些车型?如果在全球来看,欧盟委员会对于废弃物排放的环保政策,你们是怎样看待的?

朱江明:首先,随着零跑产品出口量的加大,以后我们也会利用Stellantis的海外制造资源。这也是一个共赢结果。

汽车制造需要规模,建造需要非常长的时间,也有很大的风险。因此,我们的合作是快速高效的。例如,一旦某个市场销量上升,我们可以依靠Stellantis在全球的制造工厂来生产零跑品牌的产品,这将是一个未来比别的竞争对手更具优势的合作模式。

对于碳排放而言,零跑也是非常积极地去应对这个问题的。

首先是我们在制造过程当中减少碳排放。对于汽车制造而言,用电是最大的能耗,截止到今年年底或明年第一季度,零跑的金华工厂将采用光伏发电。未来我们也会追寻供应商Tier1、Tier2的碳足迹。

目前,中国的新能源能力不仅体现在减碳过程中,而且并没有增加更多的成本。由于中国的光伏、风电新能源发展得非常快,未来几年能耗的管理会越来越好。

唐唯实:我再补充一下我的想法,首先我想强调,Stellantis是一家全球性的企业,我将用一些简单的数字来说明。

我们有20%的欧洲市场份额,26%的北美洲市场份额,26%的拉丁美洲市场份额,在15%的中东市场份额。我们是一家非常多样化的全球集团,拥有来自70个不同国籍的员工团队。并且,我们绝对不是任何调查的启发者、调动者或启动者,也并未要求进行这个调查。

汽车圈子的竞争是非常激烈的,有些团队愿意去竞争,而有些则不愿意去竞争。而我们是一支竞争性的团队,我们愿意竞争,也不惧怕竞争,我们能更好地服务消费者和终端用户。我们更倾向于提高效率和节能,同时也追求舒适性、愉悦性。因此我们希望创造一个安全、清洁、娱乐和舒适的出行体验,这一直是我们的初衷。

作为Stellantis,我们的价值观是高度全球化的多样化团队,我们愿意给全民带去最安全、最舒适、最干净、最平价的出行。实现这一目标的方法很简单,就是与最好的合作伙伴紧密合作。

但很遗憾,现在的世界非常分裂化。然而,我们现在仍有全球的问题需要解决,比如全球变暖以及与健康相关的问题。因此全球人类需要共同来解决这些问题,这是分裂化的对面。Stellantis绝对不支持分裂的世界,我们认为全球问题需全球合力,我们身处同一个地球,需要高度协作,这是我们一直以来的观念。

我们也愿意参与竞争,竞争可以让我们更快、更充分地造福世界和用户。而且目前世界形势复杂,全球性的问题,无法单独解决,只能通过合作来解决。所以,这就得出一个结论,即调查不是解决问题的最好方法。作为一家全球公司,我们愿意真诚、真实地来为解决全球问题作出贡献。正如朱先生所说,我们应该关注如何减少碳排放,这就一个是很具体的方法。因此我们要非常务实地进行具体合作。分裂化的世界绝对不是答案,我们应追求高度的全球化和多样化,努力地将这些愿景转化为实际的结果,这是我要对朱先生的补充。

媒体:Stellantis双方合资的国际合资公司占到51%的股份,为什么是这样的安排?在海外市场是否会存在一些不确定性?

朱江明:合作,互信是很重要的,在互信的基础上才能进行真正的合作。关于海外市场,他们确实比我们有更好的基础,各种网络以及现有资源,可以更好地提供服务,所以海外市场依托于Stellantis与我们进行合作,相信我们一定会走得更快。这样的安排更重要的是互信,我们相信1+1>2,能更好地发挥各自的作用。

正如刚刚唐总提到要全球化并发挥各自优势。目的就只有一个,就是做一些更有意义的事情。当今时代,生活消费已经不再那么重要。我们应该考虑是否能够做一些有意义的事情,而不仅仅是为了解决温饱问题而拼命工作。

媒体:零跑国际合资公司在明年会推出首款全球化产品,对于接下来的产品这一块的规划有什么计划?首款产品会是C10吗?

唐唯实:关于零跑明年会发布的新产品,进入到不同市场,那是他们的决定,由朱先生来决定。明年推出什么样的产品进入新的市场,我们当然会提供基础设施和平台的支持帮助零跑科技更加有效、快速地进入新市场。

但我们是零跑科技的股东,大家也看到了我们是没有资格进行控制的。我们没有控股权,也不想控制,但我们希望能全力支持。

反过来,刚才朱先生解释得非常清楚,我们相信要管理以及理解海外世界,Stellantis集团有着非常好的能力来告诉我们在海外的一些布局以及和营销策略,我们能用平台来支持他们。零跑科技有自己的执行委员会,有他们的目标,他们自主来决定他们的产品、技术以及要进入什么样的市场,我们会提供全力的支持。

作为董事会成员,我们也会参与决策过程及讨论过程,提供建议及不同的角度,以确保做出最佳决策,促进零跑科技不断地发展。作为非常负责任的股东,我们还会谈论海外业务的事宜,并利用我们的规模和影响力来提供支持,这将会成为一个加速器来帮助零跑科技。但最后关于产品和一切其他方面的决定都由零跑的CEO和董事会成员来做出,我们是其中一个董事而已。

媒体:欧盟已经开始调查中国的电子产品和电动车公司,这是否会影响到合资企业?此外,Stellantis是否能帮助零跑绕过这样的调查,以更好地在欧盟市场进行布局?

朱江明:欧洲已开启调查,我们公司一直在很好地配合这方面的工作,积极提供我们需要提供的东西。

唐唯实:事实上,我们非常关注竞争,Stellantis是一个非常有竞争力的团队,我们希望竞争。我们需要做的是通过与零跑科技的战略合作来加快Stellantis在竞争格局中的发展。

最终做出决策的是消费者,他们想要更安全、更安静、更舒适、更便宜的汽车,这是我们应该关注的。我们的任务是制造更卓越的汽车,提供更高性价比、更舒适的产品,并对全产线进行管理。

当然,在业务中,不可避免地会遇到一些紧张的问题需要处理。但作为企业领导者,我们的责任是拥抱挑战,就像朱总所说,我们有更好的移动性,消费者才是投票者,他们才是有投票权的,他们会决定最终选择什么。我们现在正处于一个友好的,非常具有竞争力的友好合作伙伴关系中,我们的聚焦点是确保消费者满意。今天会有这样的问题,明天会有那样的问题,比如海关问。等。但这些都只是做生意过程当中的一部分,我们每天都会面临不同的问题。有时候压力会很大,会让我们感到非常地烦扰,不是所有的事情都会一帆风顺的,我们肯定需要克服一些困难,我们需要克服自己的恐惧,这正是我们战略合作伙伴的意义,合作伙伴可以帮助我们共同克服这些问题。

我们只有一个目的:给消费者带来更好的移动性,我们可以一个非常高效的方式来做。

媒体:零跑和Stellantis建立了战略伙伴关系,这个伙伴关系与Stellantis与其他中国公司的合作有什么不同?比如东风,会有什么不同吗?

刚才讨论到了欧盟的调查,会给你们带来一些压力和挑战吗?对双方来讲在融资的过程当中,对你们的战略合作伙伴关系有什么影响吗?

唐唯实:第一,汽车制造行业正在面临这全球性的巨大压力,未来仍将承受巨大挑战。最近的是与从ICE转到EV的压力,这是一项深刻的、规模巨大的转型,需要很多时间来完成。这也带来了敏捷性的问题。如果我们不够灵活,就无法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做出改变与转型。零跑最大的优势在于他们非常灵活且迅速。敏捷性在业务当中是非常重要的品质,如果零跑拥有敏捷性,Stellantis也能够保持敏捷,我们就可以快速适应瞬息万变的世界。

第二,这次的伙伴关系和以外有几个不同之处。

首先,我们必须要更加地敏捷,成为最好的、最大的公司。我们希望零跑能占领中国市场,在这一块,他们比我们做得更好。如果Stellantis需要获得中国市场的话,我们需要选择一家在中国市场有牢固基础的公司合作。

第二,在之前的合作中,Stellantis并不是中方公司的宣传者。这在一定程度上为零跑提供了很大的机会,同样对于Stellantis也是一个很大的机会,因为我们要帮零跑在海外扩展市场,我们可以给他们带来规模化,如果零跑能拿下中国市场,那通过Stellantis的股份控权,我们作为股东肯定是很开心的,这就是共赢,这是很大的不同。

第三,这次合作关系没有什么灰色地带,没有模糊性,我们是持有20%股份的股东,而零跑是领导者。在海外市场,Stellantis拥有更丰富的经验,这是非常明确一个合作分配关系,这种明确性为双方都将带来价值。


你所在的频道资讯财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