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注册
分享到

市值超越上汽集团的比亚迪,为何只值宁德时代股价的一半

余笑言2020-07-223180浏览

7月10日,比亚迪(002594)AH股逆势齐涨,大涨5.38%,报收89元/股,以2400亿人民币的市值超越上汽集团(600104)成为中国车企的市值一哥。同日,宁德时代(300750)以203元/股,总市值近4500亿人民币报收。

受新能源股红利的影响,比亚迪与宁德时代双双高涨,而作为传统汽车制造商的上汽集团却没能赶上这股好风。集汽车制造商与电池制造商为一体的比亚迪,成为需要顶住上汽集团与宁德时代双方压力的“中间者”。同为汽车制造商,年销量不及上汽集团十分之一的比亚迪为何能在市值上超越前者,成为中国车企第一股?同为电池制造商,比亚迪的市值为何只值宁德时代的一半?高涨的股价究竟是资本市场鼓吹的泡沫还是未来美好蓝图的描绘?

比亚迪的上位之道

资本市场对于上市公司市值的评估有一套定价依据。根据西部证券电动智能汽车首席分析师王冠桥在某论坛上的介绍,正常情况下资本市场给予传统车企的定价一般为其PE值(即本益比)的6-8倍,这与汽车企业的主营业务有关,因为卖车是“一锤子买卖”。

作为电池制造商的比亚迪以不再只是单纯的汽车制造商了,从广义上来讲,它是一家永续型公共事业公司。其遍布全国的充电桩使其在未来将成为一个持续产生利润的永续型公共事业公司。根据王冠桥介绍,市场单给一个永续型公共事业公司的定价标准是其PE值的15倍左右。

比亚迪充电桩.jpg

由此可以得知,资本市场在比亚迪进行评估定价时,使用的标准与对传统车企(如上汽集团)的定价标准并不一致。

众所周知,除了卖车以外,比亚迪最重要的业务便是电池生产。作为国内最重要的车用电池厂商之一,比亚迪在中国以至世界车用电池市场都占有一席之地,2019年比亚迪动力电池装机量为10.76GWh,同时以17.3%的市占率位列行业第二。与此同时,公司使用特有的“刀片电池”生产技术,将磷酸铁锂动力电池的续航里程提升至600公里的量级,已直接威胁宁德时代的霸主地位。因此,依靠优越的电池技术,比亚迪的科技属性会被强调。

喜与忧

虽然比亚迪的股价高涨,一部分原因要归功于特斯拉的带动,但在中国市场内比亚迪却实在地感受到了特斯拉的威胁。比亚迪股份有限公司2020年6月销量快报显示,今年1-6月份,累计销量为158,628辆,同比下降30.45%。其中,新能源汽车累计销量60677辆,同比下降58.34%;燃油汽车累计销量97951辆,同比增长18.85%。

7月2日,特斯拉发布2020年二季度数据:生产8.2万辆新车,交付9.1万辆新车。其中Model 3和Model Y是主力军,交付量超8万辆。结合一季度数据,特斯拉上半年已交付17.9万辆汽车。model 3.jpg

统计数据显示,国产Model 3在6月份的销量达到了14954辆,占6月新能源总销量的18.01%, 继续细分至纯电动车型市场, 国产Model 3的销量占据了国内总销量的23%。

与其它国产车型对比,在国产阵营中,卖的最好的纯电动汽车为比亚迪秦EV,但仍与国产Model 3存在较大的差距。 此外, 国产Model 3还凭借45754辆的销量问鼎了上半年销冠, 占上半年新能源汽车总销量的14.6%,总销量比第二名的比亚迪秦EV多了两倍。值得一提的是,比亚迪新能源车6月总销量14,165辆,低于特斯拉国产Model 3的6月销量。

因此,比亚迪还来不及对带动自身股价上升的特斯拉致以感谢,就必须步履不停地向其发起进攻。

对于比亚迪来说,前有拦堵后有追兵可以描述其现状。在汽车市场上比亚迪不仅要顶住科技属性更强的特斯拉的竞争压力,还要面对同为电池制造商的宁德时代的压力。

作为中国汽车行业市值最高的公司,宁德时代如今的市值超过4300亿元,几乎相当于两个比亚迪。在2016年以前,比亚迪一直稳居中国动力电池市场的冠军。从2017年开始,宁德时代反超并逐渐拉开与比亚迪之间的差距。

2017装机量.jpg

而2016年还是动力电池国内第一,全球第二的比亚迪,伴随着宁德时代的异军突起,则在2017年遭受了滑铁卢。2016年,比亚迪动力电池出货量为7.35GWh,到2017年,其装机量下落到5.4GWh,在行业整体快速发展的时候,业绩不增反降。

反观宁德时代:2016年,宁德时代的动力电池出货量为6.72GWh,全球排名上在松下与比亚迪之后,位列第三。而到2017年,宁德时代的动力电池出货量增长73%,达到11.8GWh,一举越过松下,拿下行业全球第一位置。从更能反映市场占有率的动力电池装机量来看,2017年宁德时代动力电池装机量为10.4GWh,一家独占近三成市场,配套的乘用车与客车车型多达500余款。

进入2020年,松下与LG电子的持续发力让比亚迪在动力电池领域的市场占比进一步缩小。“压力倍增”可能是对它现状最好的形容装机量.png

从国内动力电池领域的头把交椅陡然跌落之后,比亚迪深知市场竞争的残酷。此刻,它需要一个机会,来为自己打一场漂亮的翻身仗。而刀片电池,便是比亚迪发起反攻的号角。

盈利能力锐减,难以支撑市值

比亚迪的主营业务目前分为四大块:汽车,包括传统燃油汽车及新能源汽车;代工,手机部件及组装业;手机电池,二次充电电池及光伏业务;轨道交通,跨座式单轨“云轨”、“云巴”等。作为主营业务的汽车业务为比亚迪贡献了六成左右的营收,而汽车业务的毛利率也近20%。虽然汽车业务是赚钱的,但比亚迪的盈利能力却在缩减。

2016年以来,尽管比亚迪车越卖越多,收入也快速增长,但公司核心利润逐年下降,到2018年仅27亿元,回到2015年水平。从利润总额结构来看,2016-2018年核心利润占比逐年下降,到2018年仅仅60%,营业外利润高达33%,其中政府补贴占比高达47%。比亚迪营收.png

2020年4月1日,比亚迪公布了2019财年年报,数据显示,比亚迪2019年全年营收为1277.39亿元,同比下降1.78%;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16.12亿元,较去年同期下降42.03%再扣除政府补贴,比亚迪的净利润将变得更为“可怜”。

从电池盈利情况来看,比亚迪由于垂直整合的因素难以分拆动力电池的盈利情况,而宁德时代2018年营业利润率为14.08%,位居行业第一。对比其他电池企业,可以推测的是,即使将比亚迪动力电池业务的盈利情况进行拆分,对于比亚迪来说,宁德时代的营业利润率也是一道难以逾越的鸿沟。

《出行财经》认为,比亚迪市值高涨是资本市场给予该企业充分信心的直观展示。在新能源股高涨的大背景下,比亚迪的市值水涨船高也并不奇怪。但碍于盈利能力有限,比亚迪与宁德时代的市值差距也将更直观地被表现出来。对于比亚迪来说,成为第二个宁德时代是难以接受的事情,因此只有走出自己的道路,才能支撑其背后的市值。

 


你所在的频道资讯财经